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佚名 作品大全
聖手闖都市 作者:佚名 分類: 都市 89 人在讀
《聖手闖都市》是佚名精心創作的科幻小說,筆趣閣實時更新聖手闖都市最新章節並且提供無彈窗閱讀,書友所發表的聖手闖都市評論,並不代表筆趣閣讚同或者支援聖手闖都市讀者的觀點。
我們頂峰相見秦茵墨霖謙 作者:佚名 分類: 都市 4 人在讀
秦茵喝了三百杯,差不多十斤酒。貸來三個億,割掉半個胃。二十四歲,公司上正軌了,墨霖謙卸了她的職,讓她洗手做羹,但他卻從不回來吃飯。二十五歲,墨霖謙開始養小情兒。...
最新更新: 第53章 完結
上門女婿嶽風柳萱 作者:佚名 分類: 都市 4 人在讀
嶽母:好女婿,求求你彆離開我女兒……
替嫁新娘:億萬老公寵上天 作者:佚名 分類: 都市 3 人在讀
2015年秋,夏夕綰坐在火車上,火車從鄉下開往海城。九歲那一年她被丟在鄉下,今天才被接回,原因隻有一個,夏家要將女兒嫁到幽蘭苑去沖喜。聽說幽蘭苑裡的那位新郎已經病入膏肓了,夏家有兩個女兒,都不願意嫁,所以夏家就將一直寄養在鄉下的她接了回來,讓她替嫁去沖喜。夏夕綰坐在臥鋪上,手裡拿著一本書看著,這時門突然被推開,外間冷冽的寒風伴隨著一股甜腥的血液味侵襲而來。夏夕綰抬眸,隻見一道高大英挺的身軀從外麵倒了進來。昏迷不醒了。很快,幾個黑衣人衝了進來
最新更新: 第2918章
第1章指甲被冰冷的鑷子生生扯下,劇烈的疼痛宛如張著血盆大口的猛獸,將她徹底吞噬。幾個穿著囚服的女人,壓著一個掙紮的女人,女人身子枯瘦,同樣的穿著一身囚服。淩依然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指甲一個接一個生生的與皮肉剝離,血不斷在指尖處流淌,混合著牢房裡那撲鼻的黴味,令人作嘔。“當年的最佳新人律師,現在也不過是一坨爛泥而已。”冰冷而刻薄的聲音,響起在了淩依然的頭頂。她拚了命的抬起頭,看著眼前這張嬌媚的臉,誰能想到,影視圈裡的當紅明星,在彆人眼中猶如清純白蓮一般
最新更新: 第3864章
嬌妻在上:夜少,強勢鎖婚! 作者:佚名 分類: 都市 3 人在讀
第1章痛——鑽心的劇痛從額頭傳遍四肢百骸,有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,她的額頭磕在了冷硬的大理石地麵上。雲傾睜開眼睛,視線被一片迷-離的紅占據,那些鮮紅妖嬈的顏色,激起了她體內某種幽暗狠戾的氣息。耳邊傳來男人憤怒的咆哮,帶著蝕骨的恨意,“雲傾,你怎麼不去死?!”然後是女人驚惶的怒罵聲,“阿承,你瘋了!你們這群廢物還愣著乾什麼?還不趕緊拉開少爺!”兩個保鏢衝過來,強硬地拉開了揪著雲傾頭髮的男人。一箇中年貴婦跑過來,將雲傾纖弱的身體扶了起來,
最新更新: 第3277章
淩依然易瑾離 作者:佚名 分類: 都市 2 人在讀
第1章指甲被冰冷的鑷子生生扯下,劇烈的疼痛宛如張著血盆大口的猛獸,將她徹底吞噬。幾個穿著囚服的女人,壓著一個掙紮的女人,女人身子枯瘦,同樣的穿著一身囚服。淩依然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指甲一個接一個生生的與皮肉剝離,血不斷在指尖處流淌,混合著牢房裡那撲鼻的黴味,令人作嘔。“當年的最佳新人律師,現在也不過是一坨爛泥而已。”冰冷而刻薄的聲音,響起在了淩依然的頭頂。她拚了命的抬起頭,看著眼前這張嬌媚的臉,誰能想到,影視圈裡的當紅明星,在彆人眼中猶如清純白蓮一般
最新更新: 第3864章
南景傅雲城 作者:佚名 分類: 都市 2 人在讀
悶雷滾滾。六月的雨說下就下。南景渾身是血,癱倒在泥地裡。身邊,居高臨下的女人一腳踩在她背上,得意冷笑:“南景啊南景,你不是仗著一身傲骨,從來不肯低頭的嗎?好啊,那我就把你的骨頭,一根根敲碎!”話落,女人使了個眼色,身後兩個跟隨的男人立刻動手。可憐南景原本就被折磨的不像人形,此刻更是隻剩下最後一口氣吊著。儘管如此,她卻倔強的仰起頭,定定看著居高臨下的女人。一身血汙,唯有那雙亮的驚人的眼,充斥著無邊的憤怒和怨恨。在這雷電交加的夜
最新更新: 第2986章
至尊葉淩天袁雪 作者:佚名 分類: 都市 2 人在讀
第1章東海市,一座隱秘基地。停機坪邊,站著十多位身穿戎裝的老者,肩抗金星,氣度非凡。“轟隆隆!”突然,遠方的天空傳來螺旋槳的轟鳴聲,一架直升機駛來,降落在停機坪上。“來了!”十多位老者目露精光,一臉激動,身軀微微戰栗起來。很快,機艙門打開,一個青年踱步而出。他大概二十五六歲,劍眉星目,五官棱角分明,挺直的脊梁好似刺破青天的長槍,舉手投足之間,透露出縱橫沙場、金戈鐵馬的氣息,竟然讓眾多大佬都黯然失色。“敬禮!”
最新更新: 第6472章
趙東蘇菲_ 作者:佚名 分類: 都市 2 人在讀
床上一片淩亂,正中的一朵紅梅卻格外妖豔。“彆哭了!”趙東被她哭的有些心煩,送宿醉晚歸的女業主回家,結果被對方強推,這他媽叫什麼事!蘇菲似乎也接受了這個事實,哭聲漸漸止住,“你凶什麼凶?”趙東歎了一口氣,“你放心,我會對你負責的。”蘇菲擦了擦眼淚,“你負責?你拿什麼負責?”那雙本該清澈的雙眸,此時閃爍著讓人畏懼的寒光。她儲存了二十多年的貞潔,竟然在訂婚的前夜被一個小區的保安給拿走了。想死的心都有,可是死又能解決什麼問題?趙東認真道:“你能想到的任何方式!”蘇菲嘲諷的回他,“任何方式?我是蘇氏集團的